天台的打铁匠

摘自Dr. Delphine Cormier的日记,明尼苏达大学

SedSine:



我见到她了,就在今早,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。我看到她穿过庭院走来,若有所思的样子,书包随意的耸拉在肩头。当然,见到她本人前我就看过照片了。我知道她戴着大大的眼镜,盘了个青春洋溢的脏辫。她穿的五颜六色,充满活力。我知道她大概一米六三的样子,五十公斤左右。我知道她刚上完一节神经生物学,我知道一切本应在计划之中…但我没料到她那漫不经心的神情,她眯眼笑看天空的样子,天空灰蒙蒙的,乌云密布,但其他人都没注意,各自沉浸在打电话和聊天之中。我也没料到她喜欢踢早秋的落叶。她走路松松垮垮的,坦然自若的样子,脸上的神情富有张力,不像另一个Hendrix总是绷着脸。第一次见到她的感觉奇怪而刺激——她是我的监视对象,而我是个间谍——但与此同时我也顾虑重重。

见到她以前,我的工作紧张而不着边际,我和Aldous一起工作,然后慢慢接近他…但我根本没想到会到这里来。我搬了家,在这里上课培训——包括记忆阅读大量文件。我告诉自己,我能行的,我也必须行,为了Aldous,也为了我自己。这项实验的规模之庞大,意义之重要…当时的我又何忍拒绝?但当我今天见到她,一个真实存在的活生生的女人,我一览无余她的古灵精怪,我看到她把手插进那红色大衣的口袋…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第一次反应过来,我们正在做的一切,我正在做的一切。

她不再是324b21了,她不再是纸上那一连串字符了。

她是Cosima Niehaus。

她是真实的。这一切也是真实的。